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出码表 > 正文
地方频曝举巨债建奢华形象工程 多打民生工程旗
发表时间:2019-01-19

  会议中央形似世博园中国馆大气恢弘,办公楼由玻化砖、大理石装潢得金碧辉煌,室内核心空调、电梯、搭配适合的灯具显得古代化十足……当中央三令五申严控奢华楼堂馆所之时,位于鄂西山区的房县耗资8000万建设新行政中央建造群,超批复投资2600多万元、超面积近1800平方米,而且这个豪华办公楼仍是以BT形式举债建设。

  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搞建设,因为不是直接动用财政资金,包括人大估算监督等相关监督难以有效实行,助长了一把手“拍脑袋”工程。

  形象工程没形象

 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院长肖滨认为,豪华浪费的畸形建设还易滋生腐败,成为贪官与不法商人利益输送的“温床”。从近年来查处的案件来看,多有贪官与城市的大拆大建有关。

  有的地方在高额负债的情形下,仍然“拍脑袋”大建大造难以发生效益的形象工程,只会令地方财力更加衰弱

  房县财政局的一位干部介绍,作为国度级重点扶贫县的房县去年财政收入5.5亿元,地方可用3.9亿元,每年需上级转移支付超过20亿元。目前地方总债权超过10亿元,其中直接承债4亿元到5亿元,这部分每年需还本付息5000万元。

 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以为,有的地方在高额负债的情况下,仍然大建大造难以产生效益的形象工程,只会令地方财力更加虚弱,进一步加剧处所的债务包袱。更让大众对地标修筑造成豪华挥霍的固有印象,每有此类工程,一定“招骂”。即便有确切属适度超前名目,也易不被大众认可。

  奢华建设还引发各地潜在的效仿跟攀比。某中心城市文化公园建的喷泉主喷高达近100米。不久后,当地另一个城市综合开发片区,也建设了一组大型喷泉,能营造出一组多少百米宽、8米高的彩色瀑布。在气势上又胜过前者一筹。随后,这个中心城市的“套路”,做法很快被这个省份很多城市当成“时尚”、“潮流”来模仿或追赶,动辄投资数百万元建设的各种大型、中型音乐喷泉相继浮现。其中,一个地级市的喷泉在一个面积约300亩的水面上匆匆发展,含1个喷射高度达100米的主喷,6个高度为30米的副喷、6组跑泉、水雾,气概不凡。

  本刊记者调研发现,造价不菲、外形怪异、不实际用途、借债建设的所谓城市景观建造并不被群众认可。多位受访人民和行政管理专家认为,这些奢华浪费的形象工程并不带来形象,反而导致国民不满,重大损害党和政府形象,一些工程还成为滋生糜烂的温床。

  东北某城市斥资超亿元建设城市地标“生命之环”,这个大环外径170米,内径150米,构造顶标高153.98米,钢结构总重3500吨,安装1.2万只LED灯。有干部直言批评,“花亿元造大铁圈,败家艺术该歇歇了。”

  财力有限、建设资金缺乏,是当前地方政府面临的普遍问题,但记者在多地调研发明,有的地方在高额负债之下,上马项目并未考虑资金的应用绩效,大批举债发展却未形成优质资产。有的地方投资建设全凭“拍脑袋”,甚至打着“改良民生”的旗帜建设一些形象工程、奢华工程、糟蹋工程。

  内地一位干部认为,加强对财政资金使用的治理,应健全民主集中制,凡是可能上会探讨决议的必定要上会探讨决定,实行票决制,对决策完整记录存档,使得资金使用情况事后可追溯、决议过错可查究。

  本刊记者理解到,2009年,某市建设仿古修建、特长人工瀑布、特大水上舞台、特大江面升降浮式喷泉等,但投资数额却基本未向公众公开。

  此外,有的城市还在大搞城市亮化工程,争相打造“不夜城”,制造“人工白天”,建设、使用、维护每年耗费大量资金。

  “重复建设、超前建设,与现有行政系统尚不完善有关。政府用钱缺少约束机制,由‘一把手’说了算,缺乏对其的制衡、约束。”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委主任欧阳知说,依照法律规定,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应行使重大事项决策权,然而,地方人大常委会多由退居二线的领导干部构成,“要二线干部监督一线干部,基本不可能。”

原标题:地方频曝举巨债建奢华形象工程 多打民生工程旗号

  奢华浪费建设层出不穷

  在安徽一个国家级清苦县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看到,在该县高速公路入口通往县城的连接线上,建设了长达8公里的景观大道。道路旁边跟两侧共有3排路灯,每盏路灯间距30米。路灯采取唐代宫灯格式,每盏路灯又附设十多个球形灯泡,近千盏路灯看上去金碧光辉、派头十足。

  肖滨等多位行政管理专家认为,遏制举债建设奢华工程、浪费工程,应建立项目绩效评估的硬束缚;应发挥地方人大行使重大事项决策权,对政府债务范畴、使用情况进行监视。文/《瞭望》消息周刊记者 叶前王圣志苏晓洲□(本文加入采写记者:冯雷李斌沈翀刘军杜放)

  举巨债建豪楼的背地

  近年来,多地还纷纷建起“城市规划展览馆”,集声光电一体,占领环状破体投影电视背景体制的沙盘,面积达数百平方米。这类计划展馆,一般都领有奢华派头的单层或多层建筑结构,内装饰富丽堂皇。诚然平时也向市民开放,但重要用处还是“城市会客厅”,更多为上级引导展示建设成就、显摆政绩。这类展馆其造价个别以千万元甚至亿元计,还用财政供养大量工作职员,日常维护费用也很高。

  “造成重复浪费工程,是因为有的项目在决策时,没有充分考虑资金使用绩效的问题。‘一把手’交代要做的项目主要吗?拿在桌面上来说断定重要,因为所有项目都有必定的作用,但项目什么时候做最好,资金使用效力如何做到最优,却缺乏斟酌”,广东一位地方干部坦言。

  当前,有的地方耗资巨大的工程,却往往打着民生工程的“旗号”:修大广场、挖大湖、建大喷泉,宣称“改进人居环境”;建庙、建大佛,宣称“文明惠民工程”;反复挖路,声称“履行畅通工程”……干部称之为“‘民生工程’是个筐,什么都往里面装”。

  “水城”建设也在多地升温,即使是在缺水严格的北方地区,城市公共工程营造水景也努力而为。本刊记者在有的北方省份看到,从省城到地级市,再到有的山区贫困县,只有附近有河流,就往往斥巨资以河道整治、防洪等工程为名,筑起拦河坝,在城市中营造所谓“北国江南”、“塞上江南”水景。“湖光城色”让城市靓丽了不少,但造价及保护用度很高,且其下游很长一段河道却容易因此陷于缺水甚至无水状况,易对流域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。

  路边一位饭店老板告诉记者:“这些路灯晚上七八点就亮了,始终到天明。晚上特别亮,比北京天安门的路灯还要亮,还要丢脸!”当地民众反映,由于路灯用电量大,电网难以承受,晚上城市经常停电。一名县政府工作人员说,这些路灯每月电费就要20多万元,一年要“烧”掉约300万元。县政府的一位干部说:“咱们县去年可用财力只有7亿,而目前建设负债最少达三四十亿,如此高负债令人担忧!”

  在华南一个地级市,前期为纪念一位古人在市区建设的特大型人物铜像,2012年动工,去年年中静静停工,而巨大的雕像底座和中央筒部分已矗立在穿城而过的一条大江边。按照设计打算,这座60多米高的巨型雕像可能360°匀速旋转,内设观光电梯。雕像由属于政府融资平台的城市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概算投资7000万元建设。对项目停工,当地对外的说法是资金不到位。

  “性命之环”之后,华东一个城市又建“时来运行”的大圆环,这个无辐式摩天轮位于该市一公园内,直径约84米,钢结构总重约3000吨,主体结构是组合钢箱梁结构,内侧设钢管桁架支撑,箱梁外侧为游艺舱体。河南伊川北大门建成被戏称裤腰带,投资上千万元。江苏扬中花7000万建造河豚塔,亦引来诸多质疑。

  一位受访地方干部认为,解决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的问题,最好是政府不要直接做名目建设主体。“财政资金利用,很多时候仍由‘一把手’说了算,很难做到科学、公平、高效。”

  举债上项目应有监督约束